永远只记得你

  • 内容
  • 相关


我不知道人与人之间需要怎样的缘分,才能换得一次擦肩;我不知道人与人之间需要多少的艰辛才能留住一个转身。每个人生来孤独如浮萍,来去无踪,在缈茫的现实完成着各自的剧本,秘而不宣。个中情节故事,无人解码。谁又能指望谁挥唐风宋韵为之编辑注脚,谁又能与谁秋池共剪其江湖冷暖快意?


只是惯于孤独的我们,并未曾怀疑某一天不能在墨舞天涯的简洁中邂逅一位似曾相识的友人,休管溺水几千,但取一壶月光签纤影,一杯清茗酬知音,一管素琴弹菊情。


千帆过尽苦苦寻觅,只愿结一段空灵的尘缘,绾一阙无尘的幽深,修一栈纯白的光阴,在心香袅娜中静好安稳。


如果相遇是一种久别重逢,那么如今的我们该是无话不谈,百感交集,泪湿青衫的故友!


且莫问“天为谁春?”,且莫叹“春水东流”,且莫感“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一切自有固执的律则不断变更。


如果风是雨的声音,雨是云的眼泪,那么眼泪是情缘落下的旧盟吗?


三千繁华过眼云烟。六宫粉黛皆为尘土。但我始终相信缘分是一种意境,闲院豆灯,你浓墨重彩地观望,我轻描淡写会心一笑。我一字一句敲打韵律,直入你的腹地据扎,你一涂一抹轻拂星雨去若飞花。


推开门户,翻阅往事,修改宿命。一叶扁舟目送烟波万里,半朵微笑仰望情深千年。


总有那么一个人,成为我注目的方向;总有那么一个人,你会为她眉弯吹散拈花一笑。


我们是失散多年的游子,终于在八月的秋阳下,辗转穿过世态万象的迷离与纷扰,颠沛流离从前世跨越到今生。一瞬间相互抵达。那份欣喜无需高呼,静默亦是一种情感的表白,而这样的情缘超乎理性超乎一切规范,质朴简易纯净。


无尽的旷谷原野,我们听到了各自内心发出的声音,如淙淙溪水长流不息。


声音如此清澈纯粹,那是我们剔除了无数的纠缠,颓废了许多的美好,浪费了不再有的宝贵青春,为此付出鲜为人知的巨大代价才换来的甘醇。


而这样的声音,只有我们自己听得懂听得认真。我们的感情浓冽而安稳。不用照面,不必表达,更不需要努力呵护来维持。我的青丝留有你的指印,你的脊梁还存有我环绕的曲线,这一切细节其实若干年前早已真实存在。而今无需做任何行为的探视与追索,一目了然。岁月如流,双方的影子隔空对应,无需陪侍。


在这样的光景年华,我是粗麻,你是棉花,同样的植物本质让彼此得以靠近,却保持着恰如其分的三分距离。我们都是小孩子,纯真无邪无羁带着非标准非正式的贫乏,在彼此的光照下温暖而激情地生长,无丝毫繁文缛节。


自然美好的相逢谁不想以永远结尾?只是我清楚地知道,永远只是一种希望,希望是一种方向。或许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过后,你会没有去向,不知生死。而我还在这里沉思,看千般轮回,潮涨潮汐,燃烧,内心不灭的火焰。


处在你看不见的角落,我似一只微弱的青蝶,观赏着你的点滴动态,翻飞着你的细致欢喜,哪怕孤独无依,寂寞难耐,心无所求,奋不顾身,不计得失。依然为了你的安宁而静守,“不辞冰雪为卿热”把你的悲伤调和成灿烂美丽。


谁曾想,情是缘分的注脚,时时拂乱结局。菲薄的人生,芜杂必然落幕,落叶成就了风的圆满。但最终还是去了的消失。“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而某些遇见,注定惊奇而长存敬畏。年年岁岁,相似年年。


聚散无由,岁月轻捻,花点石开,为求永远。我不想问,这种缘分能存活多久,你也不能精准作答许诺多长。缘来随缘,缘去随去。“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


你迟早会离去,我无法想像的远。任我敦如山林,关了离合,坐老江月,天地起落,你还是要离我而去的人。我是知道的,当然知道,知道的。


可是,繁华幻象消尽,别了春梦,清冷匝地。我管不了心事凉透,此生永远只记你,哪怕下世闲伴霞舟为家。


2013-08-29 23:00:10

本文标签: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鬼少》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

本文链接:永远只记得你 - http://tv1314.com/post-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00:00 / 00:00
顺序播放